我爱的cp都结婚

求求吃尤诺阿斯和香蕉鱼的太太们勤奋点呜呜呜。拜托了。

【及岩】书生与人熊的爱恋?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写这种毫无关系而且绝对会导致ooc的梗……总之就是想写了…我杀自己。

可能会让人难以接受💦请看客注意。

可能会有后续。

(一)

穷到吃野菜。

及川彻的视线透过寒酸的草窗扫视了整座后山,那里被岩石遮住之处,一抹抹绿意掩藏其中,不少凹凸不平的地方,长了很多不知名的野花野草,还有他今天的午餐。

虽然艾草有点苦,但是对身体很有益处,没关系,我运气那么好,肯定还能找到些果子吃。他把看了好几回的竹简卷好,清理了这间陋室里唯一有东西搁着的书桌,找了块破布清洗干净,就带着它出门了。

因为某些原因导致他科举落榜,于是他对科举失去信心,不,是他不屑用科举证明自己,才隐居山林。

这世道,怎么能没有几个壮志难酬的人?只是他及川彻只有傲气没有壮志,更看不起在科举制度里作怪的小人罢了。

反正他也不是什么想为国尽忠的人才,于是隐居,更合他意了。

及川彻抬头望向阴沉沉的天空,想到上个月前种的菜又没有收成,不禁叹了口气。其实他种了很多菜种,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出了错,所有的菜种子就跟赌气似的不肯从土里冒出来,他没有办法,只好放弃往农业上发展。

于是吃食,又变成了一大问题。

掰下艾草周边的老叶,一股淡淡的艾草气味散开,他皱了皱眉。老叶的气味没有嫩芽气味重,吃起来却比较苦,也比较有嚼劲,加工一下也勉强能变成美食......好吧,他并不喜欢吃,曾经身为少爷的时候谁会愿意去吃这个,要吃也是吃艾草糍粑,都比这个甜多了。

就在他思绪万千,无尽感慨人生之时,一声闷吼从平原尽头的森林里传出,接着一个快速的棕色影子,以闪电般的速度向他冲了过来,那影子仿佛有意克制,在及川彻转身的同时,克服了惯性扑倒了他。

“呜哇哇哇哇!”及川彻发出一声惨叫,连眼睛都没来得及眨,就一阵天旋地转,醒来已被扑倒在地,艾草撒得星星点点,满地都是。

接着骑坐在他身上的棕色影子掐住他的脖子,威胁道:“嘘!别乱动!想被吃掉吗?!”

这时及川彻才看清,骑在他身上的棕色影子,竟然是一个长着熊耳的......人?

“怪物啊!!咳咳......我错了咳咳咳...快松开......”

他的不听话让人熊怒吼出声,用行为来证明自己言出必行,就在及川彻以为他将要见到自己离世已久的小兔叽的时候,人熊松开了手,脸上流露出茫然和慌乱,它从及川彻身上下来,懊恼地挠挠头,并且在及川彻惊恐的注视下,弯腰道了歉。

“对不起对不起,他叫我一定要道歉......对不起,弄疼你了吧?我忘了人类是很脆弱的了。我叫岩泉,你叫什么名字?”

及川彻惊魂未定,直勾勾地看着它,一副没缓过来的模样。

人熊开始有些着急,表情别扭起来,纠结了会儿该不该继续道歉。它很不喜欢道歉,仿佛跟它与生俱来的胜负欲一样,它不想输给任何人,也不想向任何人低头。

“喂!你!说话啊!”

岩泉的大嗓门震得及川彻瞳孔紧缩,他如梦初醒,张口便喊:“救命啊----”

尾音还没结束,突然后脑勺传来剧痛,他看了岩泉几秒,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和泉陆奥】主上是个同人女

充斥着ooc的短小【。】可能会出后续。


(一)

结束了耕种后的和泉守兼定正揉着酸痛的手臂走进院子里。

看到陆奥守吉行叼着地瓜,以半跪的姿势,将脸贴在主上的房间门上,表情复杂。

“喂!陆奥守,你在偷看什么?!”

“?!”陆奥守身形一颤,转头看到和泉守,瞬间就起了拔腿就跑的念头。

糟了,要是让和泉守这家伙看到这种东西,恐怕大事不妙啊!

“啊哈哈哈哈,没啥没啥!”陆奥守打着哈哈站起来,“不是啥大事情,快点去休息吧和泉守!你肯定玩累了,因、因为耕作很有趣不是嘛!”

和泉守:“......”

...........

傍晚,夜幕将要降临之时,和泉守蹲在小池塘前盯着不时浮上水面的鱼儿,嘴里嘟嘟嚷嚷。

真可疑,实在太可疑了!

突然对我热情起来......平常都没有这样过。说起来,这家伙刚刚蹲在主上门前偷看什么,肯定是在主上的房间里看到了什么关于我的事。

心虚得太明显了!陆奥守!

可是到底是什么呢......可恶,好想知道,但是我也去偷看的话,不就是和歪门邪道【喂】为伍了吗?!

他盯着池塘一副颇为纠结烦恼的样子。

怎么办?要去直接问问陆奥守吗?啊啊!!真是的!现在就去问他!

“你在这里嘀咕什么哇?和泉守。”

和泉守心下一惊,猛地回头便看到怀里揣着澡盆和浴巾的陆奥守正一脸怪异的表情瞅着他。

“来得正好,陆奥守,我有个问题要问你。”他起身整理了衣襟,直视陆奥守张口问道。

他略带命令的口吻配合着他一向正经的表情,莫名地让陆奥守也有些不满起来。

“什么嘛,对咱就用这种没礼貌的语气。”陆奥守撇过头语气也不好起来,“要问什么赶紧问,咱还有其他的事要做呢。”

和泉守没太在意,他也急于得知答案,便立即问出心里所想。


靠啊……山坂是什么可爱cp呜呜呜

【尤诺阿斯】生气

二十分钟练文笔产物。…ooc归我。
很短——————

貌似……惹尤诺生气了。
不管阿斯塔怎么喊叫尤诺的名字,怎么不断赔笑凑到尤诺面前想要讨好,都被尤诺全部无视。
又一次吸引尤诺注意无果后,阿斯塔干脆挡住他的路,绿眸里充满无奈,抬头盯着故意别过头的尤诺问:“你是小孩子吗?尤诺。对不起啦!原谅我吧,我下次绝对!绝对不会这样了!”
阿斯塔了解他的,于是凑近了些试图捕抓那双金色瞳孔里的情绪,却被反应迅速、身体不动声色后倾的尤诺避开。
“………还是说你在耍帅……其实已经原谅我了…”
闻言尤诺明显顿了顿,斜瞥阿斯塔一眼,收起魔法书,像避开障碍物似的绕过他,语气有些不快,闷闷的,却不是那句口头禅了。
“没有。”
“??所以就是和小孩子一样在生闷气嘛!被我说中了吧!还不原谅我吗?喂——!尤诺!别走啊!你要是不原谅我,我就跟着你直到你原谅我为止!…喂!”阿斯塔眼睁睁看着他的背影在夕阳下渐行渐远,阖眼深呼了口气握紧拳头,紧跟上尤诺的步伐。
“……你还是一样难缠,矮子阿斯塔。”
“啊?!尤诺!原谅我了吗?还有我才不矮!可恶。”
………

雷奥伯特和阿斯塔在一起...也莫名可爱...(◔◡◔)还有小剧场尤诺自己的脑补真是👀…和我想的有些出入。

【尤诺阿斯】情书

二十分钟练文笔产物,很短……ooc属于我了。
尤诺阿斯真好吃啊。

——————
近来每到凌晨一两点的时候,尤诺总会突然惊醒。
月光从典雅的窗子外流进,静谧地洒在素白长桌上。一阵熟悉却不属于自己的夜风吹动那纸张索索作响。尤诺坐起身,望着那写了一半的书信,眼底暗金柔烟升起。
那是不能给阿斯塔看见的信…不,换个说法,应该是给阿斯塔写的情书。近几天入团以来有空便写,却只写了一张。
即使矮子阿斯塔到现在也还没知道我的心思。
尤诺大概想明白了自己惊醒的原因,莫名有些焦躁起来,那双金瞳在夜色和发丝阴影下愈加晦涩生黑,嘴角下垂着。他控制住继续思考阿斯塔的事,为了白日的任务,狠心倒头催促自己陷入梦境。